您现在的位置: 河北阜城中学 >> 德育之窗 >> 学生园地 >> 正文
最 新 热 门
最 新 推 荐

春说

作者:刘振东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8/29

²  春说

        13-01  刘振东

 

眨眼的功夫,春就来了。

北国的春,向来是有时来的早,有时又来的迟的。就连一个生在北国长在北国的人,像我,也琢磨不透她的脾气。说她来得早呵,偏偏又透着几分冬寒,再伴以呼啸着的寒风,像是要把一年的轮回再吹回去似的。但倘若说她来得迟啊,小草则又不愿意了。地上的枯黄还未来得及消逝,便在那枯叶里墙角边石缝中蹦出几点新绿,就连一旁的古柳也不甘寂寞,争先恐后地吐出一抹翠黛,来诉说这春天的生意。

春,是一年的开始,是万物的复苏,是生命的新生。春为四季之首,一切生命的轮回便以春为开端。

早春的时候,河里的冰还未来得及化冻,天冷冷的,偶尔还会飘一些白雪,再添几分若有若无的雾霭,无不给人以朦胧美的感受。正如一幅水墨画,苍茫,悠远,山水之间浑是意境。但春的意境,又是难以向画中寻得的。恐怕就算最有名的画师,用一幅画来包含春的意境,也唯有搁笔兴叹罢了。

到了仲春,天地便开始热闹起来了。梨花似雪,桃花如火,争闹着绽放,地上铺满绿毯,白的,红的,绿的,一一映满你的眼帘。偶尔掠过的几只野鸟,叽叽喳喳的叫着,还有几只叫不上名儿来的飞虫,也与蜂儿们,蝶儿们一起,嗡嗡地闹着。天地间浑是生命的颜色,一冬的肃杀也在这时消散全无了,只剩下热烈的激情的来自生命的来自灵魂的舞蹈。

暮春时节,花儿渐渐地凋零了。此时是最能勾起文人的惆怅的。最好再伴一些薄雨,起一分微风,来三两声杜鹃,飘几点凋零的花瓣,文人的多情便都在此时涌动喷薄出来了。看着花,望着树,吹着风,赏着月,品着一壶美酒,抑或一杯香茗,眼前的风景恬淡安静,内心却不禁汹涌澎湃:究竟是风物无情人多情呢,还是风物多情人无情呢?但这一切无须伤感,“落红不是无情物”,眼前的凋零只是为了夏日的繁荣做着最后的准备。

在北国,春向来是不多说的,偶尔提提罢,也往往令人无话可说。北国的春正如一樽美酒,品着品着,不知不觉,你就醉了;如同北国的女子,如风,如云,来得磅礴,来得豪爽,来得淋漓,来得大气。而到了南国,恐怕春又是另一番景致了。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”江南的春是以柔为美的,亦如江南的女子,如水,如梦,“娴静时如娇花照水,行动处似弱柳扶风”,一颦一蹙之间便给人以无限的遐想;江南的春天又如一杯淡淡的香茗,不浓,不烈,静静品之,则又是回味无穷,好像要把你的整个人都沉醉在其中才肯罢休似的。

江南也好,江北也罢,春总是一个美好的季节,但又总是一个令人伤怀的时令。“三分春色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”,春的离愁与缠绵又总道不尽,说不完。且把“春”字拆开来看,三人为伴,便为春天的佳日,但人却要偏偏分开来写,人一分开,变为离人,这就不得不使得有情人泪洒春风,怅望哀叹了。所谓“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春水”者,正是如此。春总是与淡淡的惆怅联系在一起的,亦如“人面桃花”的彷徨,亦如“野棠花落”的忧伤,亦如“落花人独立”的幽独,亦如“春无踪迹谁知”的怅惘……春总是像笼着一层淡淡的薄雾,正如雾里看花,不明方是最美。

但春毕竟是一个生命的季节。惆怅只是一些点缀,正如餐前的饮品,小饮别有风味,大餐也固不可少。人们踏春,赏春,赞春,惜春,自古以来,便成为一种习俗,尤其是到了清明前后,更是成为家家户户不可或缺的活动。传杯递盏,欢呼跳跃,人们仿佛要把一年的精神全都要在春日的阳光里展现出来。写首诗,作个对子,到

处都洋溢着欢乐。要知道,就连“天下第一行书”的《兰亭集序》都是由春日的欢快感发出来的呵!

春景是美好的,但春的意境就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品得的了。春之意味,不可忙人品之,亦不可闲人品之;忙人品之则过躁,闲人品之则太薄。况且有心无心,又是不同的风景。倘若有心品之,则全是我之色彩,又如何说得春的意境?但若无心品之,纵然可能触得春的味道,但不深深赏玩,又何以称的上品得呢?一年四季之中,恐怕也只有春能令人如此徘徊踟蹰吧!

风乎舞雩,沐春而归。春,就是这么一个季节。浓如酒,淡如茶,迅如风,轻如梦。大气而不失柔和,惆怅而满是欢愉,令人向往,处处可得,而又令人可望而不可即。四季之首,万物之生。这一切的一切,尽融汇成一个字——春。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 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
    版权所有 2011 河北阜城中学

    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光明路 邮编:053700

    电话:0318-4664666 传真:0318-4664999